威尼斯赌场官网

职工艺苑
【散文】最奢侈的幸福
发布时间:2019-05-14 文章来源: 作者:□ 单荷藕 浏览:

 

每次从妈妈家里出来,走到楼下的时候,只要抬头望一眼家里的的那扇窗户,就总能看见妈妈在深情地望着我。不管是刮风下雨,还是寒冬酷暑,妈妈一定会探出头来,微笑着向我频频摆手,她那花白的头发会随风飘动,那窗框就像恰到好处的画框,将妈妈的笑容定格在那里,而被爱的感觉则溢满我心间。

妈妈是个性格比较急的人,我们姐弟谁要是打电话说回去看她,她就会早早地站在窗前守望着。如果到时间了我们还没回去,她便会打电话催问我们为什么还没到,还得多久能到。每次到妈妈楼下,抬头看窗口总能看到妈妈。一看到我回来她就急急地跑去先把门打开,然后站在楼梯口等着我,还为我准备好要换的拖鞋。刚刚坐好,大气还没喘匀,妈妈就迫不及待地问我想吃什么,然后兴高采烈地拿出所有好东西给我吃,一边看着我吃,一边嘘寒问暖。一家人只要和和美美的,她就会觉得这是最幸福的事情。然而,当我穿上衣服要离开的时候,妈妈的表情就会显得有些无奈、有些失望,话语也少了许多。叮嘱一番后,妈妈站在楼道目送我下楼,等我到了楼下,她又到了窗前,默默看着我离开。每逢这时,我深深地感受到妈妈内心的那份牵挂和惜爱。

记得我上技校的那年冬天,第一场大雪是在夜间悄然而至的,加上寒风,特别冷。一大早,我哆哆嗦嗦的准备去吃早饭,刚出门就听到好像是妈妈在喊我,循声望去,只见妈妈站在宿舍楼下,边跺着脚边喊我的乳名,我惊呆了。“赶快把羽绒服穿上,下雪了,冷,回寝室把靴子也换上。”妈妈不顾满头的雪花,给我穿上长款的棉袄,自己却连帽子也没带。“你怎么来了,下这么大雪,今天周六,下午我就回去了,这么冷你还来回跑。”“要不得一整天呢,我不冷,还出汗呢,家里有事,我先走了,你一会儿去食堂多吃点热饭。”不让我送她,妈妈就急急忙忙回家了。“您慢点,注意路滑。”看着妈妈的背影,我的眼眶湿润了,妈妈这个“大棉袄”让我在冰冷中感到温暖。

如今的我,在妈妈“大棉袄”温暖的呵护下早已成家添女,妈妈的两鬓也增添了丝丝白发。现在,妈妈最期盼的,就是我们常回家看看。妈妈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为此,我非常担心,但又不能时时陪在她身旁,每次打电话回去就会问妈妈在吃什么饭,我总是惟恐她不好好吃饭,有时候买一大堆营养品回去,妈妈也很少吃。妈妈说:“五谷杂粮最养人,不用花这个冤枉钱。”我知道,再好的礼物也不如在家多陪她聊聊天。

以前,一个人在外,午饭经常凑乎、随意,爱吃不吃,并把减肥作为理由。妈妈常叮嘱我:“女人更要好好吃饭,不要敷衍了事,不要以为年轻就不注意身体,等到生病就晚了。”唠唠叨叨,能说很多遍,每次我都打断她说: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而现在细想,那是最爱我的人表露出的最真实的关爱,我却丝毫不放在心上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有妈妈的牵挂,是这世间最奢侈的幸福。伴着这种牵挂,让我的生活、工作总能爬坡过坎,波澜不惊,从美好走向更加美好。